富二代ios

七班的学生们一个个都握着拳头,气得脸色涨红。

可是,他们却无法反驳,只能任人嘲笑。

毕竟,他们的老师的确不如其他班级的老师。

马老师现在落了下风,赵老师现在也落了下风,这简直就是完败。

“再打下去,马老师他们肯定输定了,得赶紧想办法啊!”

“是啊,要是当着校师生的面输了,那可就太丢脸了!”

“这场较量可不能输啊,要是输了,那我们七班可就真的抬不起头了!”

七班的学生们你一言我一语,愣是急得不行。

徐长青咬了咬牙,道:“我这就跟方老师联系,让方老师赶紧来学校帮忙!”

“方老师来了能行么?”

燕东临问了句。

“哎呀,不管行不行,让方老师来了再说啊!”

90后氧气清新花女孩唯美写真

陆谦急声说道。

赢破甲道:“只要方老师能赶到,那这场较量,或许我们还能拼一把!”

徐长青点头道:“行吧,无论如何,还是赶紧跟方老师联系一下吧!”

沐小夭道:“我有方老师的联系方式,我来给方老师打电话!”

徐长青点头道:“小夭,赶紧的!”

这时,校场上。

任东来看向赵山河,抱着双臂,一脸傲然地道:“赵山河,你赶紧认输吧,我的目标是姓方的那个小子。”

“任东来,我是不会轻易认输的!”

赵山河从地上爬了起来,右手扶在了左肩膀上,而后猛地一用力。

只听见“咔”的一声,脱臼的手臂硬生生被接了回去。

仅仅只是听这声音,在场的不少师生都感觉到一股钻心的疼痛。

赵山河额头上冒出了冷汗,但却是哼都没哼一声。

“这个赵山河倒还算是一条汉子。”

秦宇评价了一句。

秦玉麟叹息着摇头道:“赵山河的确算条汉子。

只可惜,他的修为和实力终究不如任东来,这场较量,他必败无疑。”

任东来淡淡地道:“赵山河,既然你不认输,那就怨不得我了!”

话音未落!

嗖!

任东来宛如箭矢一般,弹射而出,朝着赵山河狂奔而去!

此刻,任东来的速度比起刚才又快了几倍,甚至连不少师生都看不到他移动的轨迹了!

赵山河忍着手臂的疼痛,再次迎战而上!

他也知道,自己不是任东来的对手,但输人也不能输了气势!

不远处。

张芳华、骆清霜和杨鹤轩三人则是正在与余子尧、齐桓宇、赵若谷、田致远、岳少峰和华逸云六人对战!

“般若绵掌!”

“问势!”

“探势!”

“拨势!”

张芳华双手成掌,朝着余子尧和齐桓宇六人不断地拍出!

一掌接着一掌,碾压而上,式式连环,掌法看似柔和,实则是外柔内刚,每一掌都十分凶猛,将空气都给寸寸碾碎,发出阵阵音爆之声!

“冰锋剑诀!”

“锋寒不露!”

“漫天冰霜!”

“冰涛骇浪!”

骆清霜则是手持一把银色软剑,寒冰真力灌入剑中,刺、挑、拨、撩,招招相连,掀起漫天寒霜,席卷向了余子尧六人!

“控鹤擒龙手!”

“捕鹤!”

“搏虎!”

“擒龙!”

杨鹤轩则是双手成爪,真力灌入十指,宛如金刚铁爪一般,不断地抓向了余子尧等人!

然而,面对张芳华三人的进攻,余子尧六人很是不屑,直接迎战而上!

“四阳掌!”

“赤练神拳!”

“神通弹指!”

“纯阳无极爪!”

“乾坤裂山腿!”

“五绝杀神手!”

一时间,拳影、掌影、爪影、腿影、剑影……在空中闪动,碰撞,真力四射,令人眼花缭乱!

嘭嘭嘭!

轰轰轰!

撞击声、爆炸声不断响起,振聋发聩!

虽然张芳华、骆清霜和杨鹤轩三人联手,但对方却有六人,而且有几人的修为和实力还高于他们!

所以,即使他们三人配合的再好,再努力,也依旧无法挽回败局!

校场上的战斗还在继续着,但,形势却朝着一边倒!

即使马九川五人还在强撑,但,观战的师生们也能看出来,马九川五人败局已定了!

“小夭,打通了吗?”

徐长青焦急地问了句。

“没打通啊,方老师的手机关机了!”

沐小夭也急声回了句。

“继续打,继续打!”

徐长青赶紧催促了一声。

“好!”

沐小夭点了点头,然后继续打电话。

……

与此同时。

紫园十号别墅。

方寻、慕挽歌和唐飞燕三人正在吃着早餐,聊着天。

“四长老,其实你可以跟我们一起住的,何必要一个人住呢?”

慕挽歌看向唐飞燕,奇怪地问了句。

唐飞燕笑着道:“我要是跟你们一起住,难免会打扰到你们。

而且,我一个人住也更自在一些。”

慕挽歌转头瞪了眼方寻,道:“方寻,你是不是在四长老面前说了我什么坏话?”

“没有啊!”

方寻连连摇头。

“那为何四长老不愿意跟我们一起住?”

慕挽歌又问了句。

方寻无奈地道:“我也想让飞燕跟我们一起住来着,可飞燕不愿意啊!”

唐飞燕道:“挽歌,你就被责怪方寻了,是我自己想一人住的。”

慕挽歌牵着唐飞燕的手,温和一笑,道:“四长老,既然你已经跟这个家伙走到了一起,那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,不用计较这些的。

而且,我这人也很喜欢热闹,你能来跟我们一起住,我会很高兴的。”

“我知道,虽然我一个人住,但我就住在你们旁边,以后我可以每天来找你们玩啊!”

唐飞燕笑了笑,又道:“还有,挽歌,以后你也别总是叫我四长老了,这样太生分了,你可以直接叫我飞燕。”

慕挽歌道:“那我就叫你飞燕姐吧。”

“也行吧。”

唐飞燕点了点头。

慕挽歌又转头看向了方寻,道:“方寻,你以前跟唐门的关系这么好,可现在因为这件事闹掰了,着实有点可惜,难道你不打算解决一下吗?”

“我倒是想跟唐门和好啊,可是,那几个老古板现在一看到我就喊打喊杀,根本就听不进我的话,我也没辙啊。”

方寻叹了口气,而后道:“等那几个老古板的气消了,我会跟飞燕一起去向唐门赔罪。”

说到这里,方寻又从龙纹戒中拿出了一个储物袋,递给了慕挽歌,道:“挽歌,这个储物袋里放了不少疗伤用的丹药,都是楼兰宗宗主送给我的,对疗伤有着奇效。

麻烦你派人帮我送去唐门,就当是我的一点补偿。

还有,帮我给那几个老古板带句话。

不管他们怎么看我,但在我心里,唐门永远是我的朋友。

无论他们何时需要帮助,我一定会出手相助。”

“这样就再好不过了,至少你表明了你的态度。”

慕挽歌接过了储物袋,继而道:“这件事我会立刻派人去办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