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蜜无籽西瓜

   三人很少能在非休沐日和节假日的时候逛街,主要以前大家不是住在宫里,没有所谓的下学,那就是下学下衙以后还有许多的事情要做,依旧还是加班状态,根本没空出门。

   卢太医和刘太医还关在皇庄里,满宝的事情并不是很多,通常是上午在太医院那边处理公务,偶尔接了单子去看病,下午就去崇文馆里修书,所以她现在下衙后能玩儿了。

   白善的时间更加弹性,翰林院说忙也忙,说不忙也可以不忙。

   三人在外面吃过饭,左右看了看后决定慢悠悠的逛去书铺。

   白二郎他们有特别相熟的铺子,才到门口书铺的东家就认出他们来了,立即笑着迎接上来,“原来是白二公子,哦,还有白翰林和周大人,快里面请。”

   东家笑问:“三位想买些什么?我们这里有新进的端砚。”

   白善笑道:“最近可有新书?”

   东家笑问:“不知白翰林说的是什么书,游记出了一本,文集之类的倒也出了两本,不过都不是朝中的大人出的,您也知道,朝中大人们的文集都是衙门的书局先出,我们这些书铺能分到汤就算不错了,倒是话本有不少,不过……”

   他看向白二郎,叹息道:“不过和白二公子写的还是相差太多了,如今我家书铺里最好卖的还是白二公子的写的向公子的传记。”

   多少年了,白二郎的这本书依旧是最好卖的,可见这书有多受欢迎了。

   当然,它一直在畅销榜上也是有原因的,首先,写它的人文化水平并不低,白二郎当时好歹是国子监的学生,读了十多年的书,文化水平还是够用的,何况还有白善和周满在一旁出谋划策;

   其次,这是有真实故事为背景的传记,向铭学是真实存在的,益州王更是举国闻名的,不仅涉及到寒门反抗权贵,还涉及到造反,家仇国恨这样的要素,别说他们这些读书人,就是市井黎民对这样的故事也没有抵抗力;

   Linn在等待

   最后,它还对真实的故事进行了艺术处理,不然向铭学也不会看书的时候完当别人的故事来看,就是因为他写的掺了五分的假在里面,半真半假,那假的还特别激动人心。

   京城是个大城市,每年都有新的人来到这里,其中相当一部分是游学或来科举的学生,因此这书特别的好卖,不管是多新的话本都赶不上它。

   还有人突发奇想的照着向铭学捏造了一个人物,也有血海深仇,也有各种奇异最后报仇雪恨了。

   售出的成绩还不错,但还是比不上这本传记。

   书铺老板觉得根本原因还是第一条和第二条的原因,书是白二郎这样有文化的人写的,以及,故事是真实存在的。

   他很想让白二郎续写一下,“听说向公子现在经商也有所成就,不如白二公子写一下向公子振作经商的事?”

   白二郎:“……总不能一直逮着一个人薅羊毛吧?不行,不行。”

   白善问他,“你现在有空写话本了?”

   白二郎还是有点儿技痒的,闻言道:“我都考过进士了,明年再过吏部的考试就行了,我觉得以我的身份考过应该不难。”

   那时候他已经和明达成亲了,好歹是皇帝的女婿,就算不去吏部考试,当个官也是不难的。

   白善道:“你要是考得太差,岂不是丢皇帝和明达的脸?”

   白二郎心就忍不住一紧,“说的也有道理,那我最近还是继续看书吧。”

   进士考过后他松懈了许多,能写字绝对不做功课,能读书就绝对不写字,敷衍得很,不过很奇怪,最近先生也没抽他,不知道是不是在暗中收集他的错处,然后一次性憋出大招来。

   白二郎抖了抖,立即道:“待我回去就把你考吏部考试看的那些书拿出来看,但我还是技痒,想要写个话本。”

   他道:“我要是也进翰林院,你觉得我是能修史书,还是能注解经义,或是修历书和农书?”

   白善沉默。

   白二郎道:“你看,你看,你也觉得我不能做这几样吧?到时候肯定是给翰林们打下手找资料的,想想就无聊,所以不如写本话本,烦闷之时打发打发时间。”

   一旁的东家眼睛闪闪发亮,连连点头道:“对呀,对呀,这话本嘛就是打发时间用的,写的人在打发时间,看的人也是在打发时间,您看现在不比前几年您读书的时候方便?那时您那么忙都还能一旬写出好些来呢。”

   白二郎兴奋起来,越发的有信心,和白善周满商量,“你们说我是自己瞎编一个故事呢,还是写别的什么?”

   满宝道:“我们的生活都平和得很,有什么可写的?嗯,要不就写去年一路西去的故事吧。”

   满宝精神一振,道:“最波澜壮阔的不就是这一行了吗,我们好歹打过仗,还带回来牛痘的方子。”

   白善也颔首,“这个不错,可以从夏州出天花开始写起,嗯,我们临危受命去夏州治疗天花,然后又去西域寻找方子。”

   一旁的东家两眼放光,也连连点头,“对对对,就写这个,就写这个。”

   到时候他挂出牌子,闻名天下的女神医是如何找到牛痘方子的;白进士是如何却敌夺城,最后皇恩浩荡得封子爵的……

   东家激动的和白二郎道:“白二公子要是能写出来,到时候我依旧和您五五分账。”

   “那不行,”白二郎还没说话,白善已经接过话道:“今时的白二已不是昔日的白二,不论是文笔身份都不同了,何况这次写的还是我们这几个,自然不能再照以前的分。”

   于是本来是来逛书铺的三人你来我往的和书铺东家讨价还价,最后拿回了一张双方签订好的合约。

   白善三人神清气爽,心情愉悦,又是一笔收入啊,有钱进真好。

   带抄好的书来交任务的周立学三个在门口目睹了过程,目瞪口呆。

   满宝回头看见他们,随手打了一个招呼,“你们来交书呀,交吧,交吧,我们等着你们,一会儿一起回家。”

   三人默默地上前,将抄好的书交给东家。

   东家随手翻了翻,没什么特别明显的错漏后就拿出六十文来分给他们,一人二十文,这是抄一本书的价钱。

   东家笑眯眯的和他们道:“你们下一本要选什么书呀?”

   三人沉痛的道:“还是《战国策.东周策》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