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男人肉肉影院香蕉

>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

叶帆猛地意识到不好,赶紧一阵风般冲过去,牵住安琪儿的手。

“安琪儿!我有话跟单独说!”

不等女孩多说,叶帆已经把她带出了实验室!

“Fallen,怎么了呀?”

安琪儿被一路拽到一个阳台上。

叶帆用隔音屏障,将外界屏蔽。

“安琪儿,之前那两年的事情,就行行好,别跟她们说出来了”。

安琪儿眨眨眼,扑哧一笑,“害羞了?”

“这个……我毕竟不是圣人,总有点羞耻”。

“唔……好吧,我尽量”,安琪儿说。

叶帆尴尬笑笑,虽然说出来,他也不会真的怎么样。

扮猪脸搞怪女生生活照

但是,就好像做了羞羞的事,被捉现场一样,总归会难为情。

而且他也不想因为这些事,搞得女人们心里有乱七八糟的想法。

叶帆跟安琪儿回到里面,众女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们。

“叶帆哥,到底什么事啊,这么神秘,都不能跟我们说”,杜允儿酸酸地说。

“呃……我之前做错了点事,跟安琪儿道歉”,叶帆说。

“那安琪儿说,变回原样什么意思?”

“就是我回来了呀,大家又能跟以前一样在一起了”,叶帆哈哈笑道。

女人们将信将疑,但接下来事情还很多,也就没多追究。

“馨儿,有件非不可的事情,我要交给做!”

“什么?”萧馨儿觉得没好事,有点警惕。

叶帆这就把凤凰元极丹的事情,跟萧馨儿讲了一下。

“炼丹?我才不要!太无聊了!”

“这可是好东西啊,以后大家的修炼效率提升,都要靠!”

叶帆正色道:“体实力增强,这么艰巨而重要的任务,非莫属啊!”

“姐姐,如果叶帆哥说的是真的,那我们都指望着呢!”

“对啊馨儿姐姐,的无限法则,可以让元极丹不断生产呢!”

“拜托了,馨儿,我们最近都感觉修炼好难进步,很需要这种灵丹呢……”

萧馨儿被吹得有点飘飘然。

“真服了们,修炼都要靠我……”

萧馨儿一撩秀发,“那好吧,勉为其难,我先炼一些”。

“不过我先说好,之前没炼过,炼坏了可不关我的事!”

“放心吧,我都储备了好几大仓库的灵材了,够失败的!”

叶帆这就把萧馨儿带进了衍天戒。

包括炼丹炉这些,他其实都已经在戒指里帮萧馨儿找好了。

萧馨儿直接进去,就可以正式炼丹。

叶帆一想到,以后有源源不断的元极丹供应,心里踏实多了。

自己在鸿蒙一路搜刮经营,总算没白费啊。

等跟萧馨儿讲解好后,叶帆来到了世界树下。

白千落果然在尝试修炼,但对她而言,掌握太初之力还是不容易。

“来干嘛?跟妻子久别重逢,还有闲情来看我?”

白千落也已经恢复了正常,并不记得之前两年的事情。

一身素雅的白色长裙,披散着长发,看着有点清瘦憔悴,惹人怜惜。

叶帆想到这两年里,其实跟白千落也有不少欢愉……心里多少过意不去。

“也别把自己催得太急,欲速则不达”。

“有空也可以做点别的事情,放松心情”。

“或者……去外面逛逛,这边人类世界,很多不一样的风土人情”。

“我家里人都会乐意接纳的”。

白千落听了,眼圈发红,别过头去。

“哼,我是的谁啊,干嘛要家里人接纳?”

叶帆挠了挠头,不知道怎么说。

忽然想起什么,叶帆取出了一只圆滚滚的兔子灯,放在了女人身边。

“这是……”

白千落愣住了。

这兔子灯,是当初一起欣赏花灯的时候,叶帆给她亲手做的。

后来,她问叶帆是否喜欢她。

叶帆沉默,让白千落心灰意冷,才将兔子灯还给了男人。

“我不能骗,要说我多爱,多喜欢,那肯定是假的”。

“毕竟我们认识时间不久,我一开始接触,也是另有所图”。

“这个灯,虽然不是什么定情信物,但……是我的一片心意”。

白千落眼眶润润的,“一直留着它?”

叶帆点头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就是……”叶帆想了会儿,叹道:“不舍得丢”。

白千落扑哧一笑,这才将灯收起来,“虽然这灯很粗糙,但我勉强接受了吧”。

叶帆长舒一口气,心里也安稳了一些。

回到外面世界。

苏轻雪正在旁边安静等着他。

“老婆,怎么就一个?其她人都走了?”

“各忙各的去了,接下来事情可多了,不说别的,风笑天、帝院长他们都要过来跟见个面,给接风,欢迎回来呢”。

叶帆笑道:“他们也来这一套?”

“毕竟上一次战争,虽然惨胜,也算是赢了,他们也想感谢”。

“行吧,那先跟他们见个面,我再去收拾太沧那王八蛋……”

“嗯……酒楼选好了,就云城的一家,我们先过去吧”。

“把团团也带去,这丫头喜欢吃”。

叶帆刚一说完,发现苏轻雪正用玩味的眼神看着他。

“老婆…………这什么眼神?”

叶帆心虚,感觉被看光了一样。

“我跟莎莉叶比,身材谁好?”

“各有千秋吧……”

叶帆下意识说出口,瞬间脸色都白了!

苏轻雪目光发寒,冷笑看着他。

“老婆……都知道了?”

“安琪儿的正直善良,连彼列都无法影响,指望她会撒谎?”

叶帆苦笑,他其实也有心理准备,指望安琪儿隐瞒这些,不太现实。

“那……其她人也知道了?”

“放心吧,我已经让安琪儿保密了,应该没什么问题”。

“怎么让她保密?她不是不会撒谎么?”

苏轻雪道:“不需要撒谎,我跟安琪儿说,谁要问起来,就想想答案,这两年做的荒唐事……”

“依照安琪儿的单纯,必然会‘害羞脸红’,别人自然不会问了”。

“当然……要是谁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,也没办法”。

叶帆恍然,“还是老婆有办法……”

“哼,别叫我老婆,巴不得跟我离婚,让阿娇当老婆吧?”苏轻雪冷眼道。

叶帆头皮发麻,“我……我这不是知道错了么?”

叶帆说着,就想去抱一抱女人,好好安抚。

苏轻雪一把将他推开。

“滚开!女儿一直好不了,就是害的!在把团团治好以前,休想碰我!”

叶帆无奈,知道这一次苏轻雪是真的生气了,只好老实笑着点头。

“对了”,苏轻雪想起什么,“有件事,安琪儿也不知道,是怎么发现,问题出在自己身上的?”

“哦……我不是跟说过,那个老林吗,我去找他见了个面……”

话说到这里,叶帆猛然一拍脑门!

“糟糕!”

“怎么了?”苏轻雪无语,怎么一惊一乍的。

“我忘了,龙五让我给老林带个话!应该是很重要的事情,我……我当时脑子太乱,给忘记了!”

“龙五?就那个救了的,剑神指环里的高人?”

苏轻雪气得直翻白眼,“是不是傻,这很可能关乎到的命运!”

叶帆僵笑,“老婆,让风笑天那几个家伙等一下,我再去一趟远古神域!”